当前位置: 主页> 专家解读>

北京军颐医院王玉堂:医学是“日久见人心的活

  “为了孩子的病,我不知多少次向上苍祈祷,无眠时躲在楼道不知抽了多少支烟,一个大男人惶恐地捶胸痛哭,终于乏力躺下,又不知多少回从噩梦中惊醒……几番辗转,孩子病情依然反复发作,经过朋友介绍,幸运地找到王医生……治疗当天是孩子的生日,她收到了出生以来最厚重的礼物,王医生的生命再造之恩,她将没齿不忘……”

  高中生小若患精神分裂家庭陷入恐慌

  这段情真意切的话语,不是散文,也不是小说情节,而是一位患者家属写给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王玉堂医生的感谢信,是他真挚朴实的情感表达。


  据了解,这位家属是王医生的一位小患者李小若(化名)的父亲。小若是个高中女生,却在朝气勃发的花季年龄,因承受不了学习压力,产生“同学们都会超过我,我哪里也考不上”等妄想,当知道这个病已经影响到孩子学习成绩,可能出现自杀等情况,刘先生一家陷入了极度恐慌之中。忆起当时的情形,刘先生依然心有戚戚,作为一名人民教师,他自认始终平和宽厚,不知为何遭此“劫”。

  辗转四处求医,刘先生一家却一次次失望而归,“我不敢相信医生的话,怕他们不说实话,找不同医生反复多方求证,但他们几乎都没有耐心听我把话说完。”几个月的精神折磨让他变得恐惧、多疑、易怒,对医生也更加不信任。

  “我来到医院挂上王医生的号,听他讲小若的病情和治疗方法,以及最后治疗效果。”刘先生说,当时自己一方面激动万分,觉得孩子有救了,另一方面还是不相信医生。于是,他通过现场反复追问,王医生始终都耐心作答,一一分析给他听。

  “他为我们做了那么多,我还是不相信他,王医生还说我的心情可以理解,现在想想其实自己挺可恶的。”刘先生愧疚地说。小若接受王医生制定的没有副作、依赖性的治疗方案,治疗半个月后小若的妄想全部消失,与常人无异。刘先生说“从治疗到现在一年过去了,她没有再发作,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,明年希望可以考上理想的首都医科大学”他们也慢慢从心理阴影中走出来。

  对于给王医生写感谢信,刘先生说,不仅仅是心中无尽感激的抒发,更希望能给同病相怜的人带去指引,让他们能不走弯路,找到王医生这样可以全心信赖的好医生。

  患者重获新生的恩情,王医生本人却只道是平常,“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,只要患者信任我,我就得保证做一个靠谱的医生。”直爽的王医生笑着说。

  “医患不信任,总体来说是个社会问题,单靠医生没法破解,我们就做好能做的和该做的,并做到最好就行。”王医生说,他这辈子就两点要求,首先做一个好人,然后做一个好医生。

  朴实的语言,看似朴素的理想,在现如今人与人之间竖起信任的时候,在医患之间不断爆发冲突的时候,做医生不易,做好医生更难。

  王医生说,结果要让人满意,同时治疗的每一环都要经得起推敲,所作所为要站得住脚,即便是失败的病例,也得有充分的理论依据。因为人命关天,治病不是实验,病人也不是小白鼠,所以医学又是“日久见人心的活儿”。

  从医多年,救治患者无数,王医生的理想职业生涯是,多快好省地解决病人的问题,以自己最擅长的方式,最有利于患者的方式去治愈、去帮助、去安慰,做一个更加靠谱的医生。

  • 上一篇:北京军颐医院如何诊断抑郁症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医院简介

    / Introduction

     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专业从事脑病研究,治疗失眠、抑郁、精神分裂... 【详情】

    专家团队

    / Expert team
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
    权威专家在线解答
  • 为您的咨询起个简单的标

    题,方便医生能更快地关

    注到您,如失眠症怎么治

    能治好?

  • 我要快速咨询